悬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悬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博鳌研究院执行院长亚投行不会有意避开日本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12:03 阅读: 来源:悬窗厂家

博鳌研究院执行院长:亚投行不会有意避开日本

10月24日,中国、印度、巴基斯坦、新加坡等21个国家在北京签署了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备忘录。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执行院长姚望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说,亚投行的成立起步,的确比较快、比较好,但路要一步步走。

筹建备忘录的签署意味着从提出倡议只有一年零16天的“亚投行”落地有声,走出了关键的一步。旨在通过区域经济的进一步整合、推进亚洲国家实现共同发展的博鳌亚洲论坛自倡议提出就高度参与亚投行筹建进程,通过举办“亚洲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投融资研讨会”等活动,帮助亚洲相关国家逐渐了解亚投行。

为此,本报记者就亚投行筹建过程、相关国家参与度,以及亚投行与亚行的关系等话题专访了姚望。

合作不分先后

第一财经日报:亚投行的初始成员国由最初16国到后期磋商会的22国,到10月24日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签署备忘录,你如何看创始成员国数量的变化?高于预期还是低于预期?

姚望:中国提出建立亚投行的倡议之后,受到了全球的广泛关注,包括金融界和投资界。通过一年多的酝酿过程,未来参与亚投行的国家和企业会越来越多,这是一个肯定的趋势。

最终应该不仅仅是21个,数量会逐渐增加。亚太经合组织(APEC)财长会大力倡导政府与社会资本为提供公共产品合作的关系(PPP),亚投行也坚持开门办行的宗旨,不仅是参与国家的数量,还要争取到全球资金的力量,为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出资投资,同时为全球金融投资界取得自己相应的回报,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渠道。

日报:外媒报道称亚投行成立过程不太顺利,韩国、澳大利亚、印尼等一些国家在美国的游说和阻挠下,没有成为第一批签署国,你对这些国家未来参与亚投行有何估计?

姚望:合作不分先后,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客观原因、不同的背景和不同的考虑因素。比如印尼,当时正值总统大选,不便在这个时期表态。印尼新政府很有可能在选举之后对这一问题做出决定。选举之后新总统上任需要多长时间做这个决定,也不一定,新总统会有自己的考虑。

至于外媒推测,有些国家在背后起一些负面作用,也没有证据。各国还是会根据自己的意愿做出自己的决定,可能早也可能晚。

我认为经济和政治还是应该分开的。只要亚投行开辟了一个新的投融资和金融盈利的渠道,全球的游资会通过各种渠道进来。某些力量想控制,很难做到。我相信,经济合作的力量会很大。

日报:你怎么看待未来韩国、澳大利亚加入亚投行的可能?

姚望:在金融合作过程中,一些国家会对金融合作提出一些看法,实际投资的时候有一些条件,这也是很正常的。

当前中韩经济合作非常密切,前景非常广阔,在很多国际事务、国际经济合作中共同利益非常多。我对韩国参与国际合作及亚投行抱非常乐观的态度。

澳大利亚虽然不是标准的亚洲国家,但参与亚洲事务非常积极,澳大利亚其实在与亚洲的合作过程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和好处,特别是中澳合作中也呈现非常乐观的局面。就像韩国和澳大利亚官员的表态一样,我对这两个国家加入前景很乐观。

亚行与亚投行互补合作

日报:亚投行倡议提出之初就有日本媒体担心与亚行形成竞争,会挑战,甚至取代亚行在当前亚洲金融治理中的主导地位。你怎么看?

姚望:亚投行是开放的,日本各界的参与肯定是受欢迎的,我不认为亚投行会有意避开日本。中日之间有些纠纷存在一些问题,或多或少会影响亚投行与日本的合作。长远看,日本的积极参与,对亚投行和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都是需要的。但是日本的问题比较特殊,亚投行筹备组也会有自己的考虑。

至于亚投行和亚行的关系,亚投行和现存的国际金融机构与组织是并行不悖的,有共同合作的意愿。两者都愿意共同推动国际金融秩序,在统一大的框架下进行互补合作。作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方面的一个渠道,亚行远远不够,也没有达到期望的状态。所以由亚投行提供一个新的渠道和重要环节,使基础设施建设融资水平更高更好,这对当前亚行会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对于亚投行与亚行竞争的说法,市场经济的灵魂就是鼓励竞争,竞争不要害怕,应该是在竞争状态下把事情做得更好。各方在合作中竞争,在竞争中共同提高。

日报:外媒报道,美国对亚投行有很大的疑虑。担心中国试图在挑战当前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治理秩序。美国的顾虑是否有必要?

姚望:美国有些顾虑也是可以理解的。美国对中国政府的很多做法都存有疑虑,也不是亚投行这一件事上。有顾虑可以加强沟通理解。美国前期对中方的意图和做法不是很理解,随着沟通以及亚投行的逐渐成熟,相信情况会好转。亚投行一再表明其运作是在现行国际金融秩序下,和其他国家一起推进现行国际金融体制的完善和发展。我认为美国不必有过多的顾虑。

亚投行是开放的,不仅是亚洲国家,全球的金融机构各方力量都可以参与,但具体的方法、步骤、渠道和水平,要由亚投行与具体国家机构协商。

日报:俄罗斯对亚投行的兴趣似乎不大。此前俄罗斯驻华大使和上合组织秘书长接受采访时提到,他们认为亚投行只是中国与东南亚一些小国做基础设施投资的金融机构。你怎么看俄罗斯的角色?

姚望:亚投行概念出现到筹备成立,时间还很短,有些理解与亚投行的实际情况有偏差,还需要更长的时间让更多的人来了解。

俄罗斯与中国金融合作渠道很多,比如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上合组织等很多渠道,俄罗斯在众多渠道中如何选择分配力量是其自己的问题。

亚投行融资方式灵活

日报:中国参与的另一个新兴国际金融机构是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投行与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相比,有何不同?

姚望:首先,亚投行成立的步子更快。其次,主要是两个银行的创建机制不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是金砖国家平等协商共同创建的,亚投行是中国发起、倡导吸引各界资金进入的。操作组成方式不同,未来运作方式和方法是不同的。

目前亚投行刚起步,的确是比较快、比较好,是非常高兴的一件事。但路要一步步走。亚投行合作融资参与的过程是逐步的。

日报:目前看成员中有融资需求的是多数。亚投行未来筹资是否会遇到困难?

姚望:中国财政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筹备组组长金立群提到,中国绝对不会坚持做出资一半以上的大股东,中国可以出到一个相当规模水平,不追求最大或控股。现在的状况是亚投行筹资规模1000亿美元,达到当前亚行资金规模的2/3,我认为亚投行可能很快就会超过亚行的资金规模、因为亚投行募集资金的方法更灵活,范围更广泛,投资方向很明确,投资回报应该是不错的。资金规模还会继续扩大。

日报:可能的回报预期怎样?

姚望:亚洲是基础设施建设缺乏、全球经济最活跃增长最快的区域,投入后使用率和回报率都会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日报:亚投行未来运作会有哪些特色?

姚望:亚投行如何运作,现在说为时尚早。目前看到的情况来说,会有自己的一些特点。其中,投资方向特别明确,就是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有别于其他金融机构相对宽泛的投资领域。

同时亚投行融资方式非常灵活,在PPP的模式下,不仅是政府参与,更多的是民间资本的参与。由于亚洲经济发展状况和基础设施较高的使用率,亚投行的投资回报率会比较好,运行状况预计也会比很多金融机构好。

安徽野樱莓

四川凸肩

四川实木定制床

重庆皮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