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悬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故事再来一个-【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04:27 阅读: 来源:悬窗厂家

我一直觉得自己生不逢时——大专毕业那年,正赶上不包分配,找了几份工作,不是收入太低就是不合适。后来有一家公交公司招聘开长途大客车的司机,工资很高,我以前刚好考过大客车的驾驶证,就去碰运气。可是运气这东西好像和我有仇,那天我载着两个考官,在公交公司的院子里试车。在车上时,两个考官都很满意,可不知为什么,下车五分钟后,年岁大些的考官老曾改变了主意,他告诉我不合格。

我有点不服气,就问:“为啥不合格?”老曾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说你不合格,当然有道理,你自己想想吧。”

我想了半天,还是没想明白,该不会是这个老曾看我不顺眼吧?得,不合格就不合格吧,我找我的三叔去。三叔在离公交站不远的街边摆了个水果摊,据说很赚钱。他见我灰心丧气的样子,就说:“跟我来卖一阵水果吧,我正好忙不开。”

就这样,我这个大专生成了水果小贩。卖的主要是苹果,秤是那种二十斤的弹簧盘秤,如今都禁止了,那时候还没人管。这天开张前,三叔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秤给我看,说一个是准的,用来应付检查,平时就放在后面的箱子里。另一个秤里面的弹簧作了假,能把八两称成一斤,放外面用来卖苹果。

我终于知道三叔赚钱的秘密了,还真是无商不奸。我内心挺抵触这种做法,就趁三叔不注意,来了个调换,把八两秤放进后面的箱子里,把准秤放在外面。三叔也没发觉。

换完秤,我和三叔轮流招呼客人。卖了一会儿苹果,一个老者走过来,说要买三斤苹果。我一看认识,就是公交公司那个考官老曾。

三叔正接待别的顾客,我想起老曾让我考核不合格的事,还真想用八两秤缺他几两苹果,可看老人满头白发,就没忍心,还是用准秤称了苹果给他。但没想到,五分钟后老曾又来了,指着我摊子上的苹果,说:“小伙子,再来一个。”

这是怎么回事?我正纳闷,三叔走过来,挑出个大苹果放进老曾袋子里,老曾这才走了。三叔告诉我,人家这是发现缺斤短两,找上门来了。像这种情况,千万不能吵,给他一个完事。但是,我明明用准秤给老曾称的啊,哪有缺斤短两?我又想起考司机的事,本来考得挺顺利,就是这个老曾变了主意。现在又找上门要苹果,难道他对我有啥看法,在故意刁难我?

第二天,老曾又来买苹果,情景简直就是第一天的复制。买完三斤苹果,走了不到五分钟,他又找来说:“再来一个。”三叔和昨天一样,又给了他一个。

俗话说事不过三,可是到了第三天,老曾仍然来买苹果,仍然“再来一个”。我心里腾起一股无名火,暗想:他如果敢来第四次,一定要讨个说法!

但是直到第四天下午,老曾也没来,天色却越来越黑,乌云都垂到楼顶上了。这是暴雨的前兆啊,我的苹果都是露天摆放,一旦泡了雨水,会很快腐烂。更要命的是,三叔去郊区进货了,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

正着急呢,一辆大客车突然停在我面前,老曾一步跳下车,一边搬我的苹果箱,一边朝我喊:“这雨小不了,你赶快上我的车,把苹果送回去。”我听了,忙死命地把苹果装上车。刚刚装完,车外就起风了,雨点夹在风里,“噼噼啪啪”打在车窗上。

大客车上,只有司机和老曾两个人。老曾告诉我,他是这条长途路线的司机组长,今天是替生病的售票员顶班,从我的苹果摊路过,看到摊子很可能收不及,才停车的。说完这话,他问我哪里下车,说公司有规定,市里上车也要买票。我告诉了他地址,老曾说七箱苹果算七个人,连我八张票,一张一块五,一共十二块钱。我掏出钱给了他。

走了一半的路程,我从车窗看见三叔开着三轮车冒雨赶回来了。我连忙让司机停了车,和三叔一起把苹果装到三轮车上。遮了塑料布,三轮车就开动了,我在后面跑着跟上。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见后面哗哗的雨声中,有个声音在喊:“等等,卖苹果的小伙子!”

我回头一看,只见老曾浑身湿透地跑了过来,他塞给我四块钱,说:“你提前下了车,一张票该收一块钱,现在退你四块。记住喽,别人的便宜占不得。”说罢就返回雨幕里。

第二天我才知道,这场大雨是五十年难遇的暴雨,如果不是老曾,别说这些苹果,连我个人的安全都不好说。积水散去后,我和三叔摆出苹果摊,当我要把原先用的准秤摆出来时,三叔却制止了我。他对我说:“你一定以为自己一直用的是准秤吧?其实你当初换秤的时候,我早就看见了,又悄悄给换了回去。所以,你卖给老曾的苹果是真的缺斤短两。他三次来要苹果,我才给他补了三次。这场大雨把我浇醒了,老曾诚心帮了我,我也决不再做亏心的事。”

怪不得老曾屡次三番来要苹果,原来真是缺了人家的斤两啊!我暗想,等老曾再来买苹果,一定要给他足斤足量,还要郑重道谢。但是很奇怪,老曾始终没有再来。

一星期后,公交公司的另一个考官找到我,通知我上岗开大客车。我喜出望外,问考官怎么又选上我了。他告诉我一个“内幕”:那天考试时,一开始他们对我的技术很满意,但是下车时,我随手把大客车上的白手套揣兜里了,那可是别人的。老曾就说,这人有点爱贪小,不适合开长途。因为以前有些开长途的司机,在路上偷大客车的汽油卖,防不胜防。司机出车在外,一车乘客的安危都托付在他手里,所以招聘时一定要严格考核道德素质。老曾是长途司机组的组长,领导就听从了他的意见。

听到这里,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我揣手套只是个习惯动作,当年学车时在驾校落下的毛病。等到了公交公司大门口,我想起了这件事,就把手套留门卫室了。”

考官一听也笑了:“老曾路过门卫室的时候,门卫就说了这件事。他发现错怪了你,就想找你挽回这个错误。可是公司弄丢了你的联系方式,老曾就说,他上街慢慢找吧。直到昨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找到你了,要我向公司领导说,重新录用你。”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又有点奇怪,为什么直到昨天才说找到我?考官说:“你还是问老曾吧,他住院了,听说是淋了雨。”我一下子想起老曾那天在雨里追我的情景,连忙说:“我这就去看他。”

想着老曾爱吃苹果,我就拎了三斤直奔医院。医院里,老曾精神还不错,见我来了,一个劲地招呼我坐。我就问他,为什么每天买我的苹果,然后回来再要一个?

老曾笑笑,说:“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卖上了苹果,还少给了我六两。我一拎就知道少了,但觉得可能又和手套一样,是个误会,就找你再要一个,为的是你道个歉,或是说声弄错了,但你没有。可我还是不想放弃你,于是我每天路过你摊子,都买一回苹果。现在我住院了,又托我老伴去你摊子上买了两回苹果,结果都足斤足两,说明你终于转变了。”

我对老曾说:“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我,跟我三叔有关……”我讲完三叔换秤的把戏,老曾哈哈大笑:“原来还是个误会,这样更好。其实我就是想让接班的年轻人洁身自好,防微杜渐,不要开了做坏事的头。”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就拿出苹果放在床头。老曾的老伴笑了,说:“苹果啊,我家老曾根本不爱吃,以前买你的十五斤苹果,还在家里堆着呢。”

这话说得我感动万分,可以说,这十五斤苹果改变了我的一生。

辉煌足球

战争之王游戏无限金币

元尊传内购破解版满V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