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悬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印度少女慢跑遇性骚扰狠踹色狼获封英雄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5:41:10 阅读: 来源:悬窗厂家

印度少女慢跑遇性骚扰 狠踹色狼获封“英雄”

参考消息网8月12日报道 台媒称,印度经常发生性侵、奸杀妇女的案件。有一位少女日前慢跑时遇到性骚扰,她不再默默忍受,勇敢说“不”之外,还气得追着色狼,并喝斥他当街跪下,对着他的头猛力踢了一脚,最后男子狼狈地离开现场。这段影片传到网路后也让勇敢的女生爆红,被认为是女性的“英雄”。

根台湾东森新闻网8月12日报道,维娜住在班加罗尔,8日早上和朋友一起在街头慢跑,没想到30岁男子苏耶伯嘉突然靠近,并发出奇怪的声音,对她们做出性骚扰的动作。由于性骚扰是印度长期以来的问题,维娜决定不再容忍。

维娜当场追上去吓唬他,但色狼竟然转头逃跑。维娜气得大喊:“你好大的胆子!”抓到色狼后就命令他跪下,让他双手撑在地上,对准头狠狠踹了一脚。这段过程被维娜朋友全程录了下来,色狼面对镜头还一度拿起安全帽遮掩,最后被严厉教训一顿后,狼狈逃离现场。警方事后也将苏耶伯嘉绳之以法。

维娜事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印度社会无法接受女性反击,而妇女也不知道自己有拒绝和反抗的权利,这段影片希望能让印度女生理解,不要再容忍性骚扰,并勇敢反抗性骚扰的行为。

资料图片:2012年12月29日,在印度新德里,印度妇女高呼口号,悼念轮奸案受害女孩。新华社/美联

参考消息网6月16日报道 最近两个多星期共有4名印度妇女在北方邦的边远乡村被人吊到树上杀害。而其中至少三名被害妇女的家人指称她们是在遭到强奸之后又被吊死的。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6月14日报道,像这样的案例在印度北方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BBC记者吉塔·潘迪报道说,当她还是一名小姑娘在暑假看望居住在北方邦村落里的祖父母时,就时而听到自己的母亲和邻居讲到村里的女性遭性侵的事情。

而那些性侵者几乎都是村里的男人,高种姓的婆罗门,而那些遭到性侵的妇女则几乎总是低种姓的贱民。有时遭到袭击的妇女幸运地逃脱掉了,但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幸运。

潘迪说,听她妈妈讲,没有人会到警察那里去报案,因为警察不会同情她们,并认为这些妇女本身就是问题。

2011年,潘迪曾前往北方邦就发生在那里的一系列暴力强奸案进行报道,其中的一名受害人年仅14岁。她的尸体就被吊到警察局院子里的一棵树上,而她家就在警察局的右侧。

据当地妇女组织的一名工作人员韦尔玛介绍,以前通常是一天可以碰到两、三起针对妇女的暴力袭击案件,现在却是10-12起。韦尔玛还说,其中20%是强奸案。

案例增加?

报道提出,这是因为目前针对妇女的性侵案例增加了呢,还是报案率增加了?这可能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在2012年德里的一名女学生被轮奸死亡后,印度修改了有关强奸的法律,使其更严厉,甚至对极其残暴的罪犯可以实施死刑。然而,这似乎并没有起到遏制作用,印度全国每年都有更多的暴力强奸案件发生。

有一种解释是,如今妇女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机会多了,过去她们只待在家里和田地里,但现在她们无所不在。

同时,现在受害者家庭更愿意报案可能也是一个原因,尽管这样做可能会给家庭带来耻辱。

一些活动人士说,这可能会让妇女处于更加不利的位置。强奸受害人之所以被杀害是因为施暴者企图消灭罪证。因为现在的法律规定,如果受害妇女在作证时指出强奸她的人,并指控他们强奸,那么就意味着被告没有逃路。

自杀还是奸杀?

但为什么非要把受害的妇女吊死呢?韦尔玛认为,这是一种最简单的方式,强奸者想销毁证据,希望人们认为受害者是上吊自杀。

然而,印度警察以及一些官员对此持不同看法。他们认为,在一些案例中,犯罪人是受害人的家属,他们怕女儿玷污自己的名誉而将其杀害,然后自称女儿是受到了奸杀。

北方邦的一名资深警察对BBC记者潘迪表示,强奸犯把受害人扔到井里或是河里岂不是更容易,干吗还要费劲把受害者吊起来?

德里一家医院的法医负责人说,上吊“通常是自杀的一种方式”, “很少”被用作谋杀的手段。

种姓制度

报道称,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密集的邦,人口超过2亿,同时也是印度最贫穷的邦,40%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像大部分北部地区一样,北方邦主要还是家长制和封建制,妇女地位非常低下。

同时,那里的社会有严格的种姓之分,一些关于性别、宗教等的偏见根深蒂固。

两周前,当该地的两名少女被指在遭到强奸后被吊在芒果树上的照片被世界媒体曝光后,在印度全国引发愤怒情绪。

北方邦的许多人走上大街,抗议政府对暴力强奸的漠视,以及对种姓制度的顽固不化,要求社会正义。

6岁时,因家里欠债,帕德玛被父母卖给一名女人口贩子。

帕德玛说:“人口贩子总是打我,而我从不知道理由。起初,她将我带到孟买,在她家中当奴隶。然而,当我7岁时,我被带到这里(红灯区)。这里的一个男人对我说,我得准备好成为女人。他们开始给我化妆。一天,那个男人脱掉我的衣服,侵犯了我。我被吓得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他结束后,人口贩子把我锁在房间,留我一人赤身裸体地哭泣。”

帕德玛说:“此后,我遭到过多次威胁,最终决定任由他们处置。9岁时,我成了妓女。”帕德玛平静地叙述自己遭受的苦难,每天晚上,她从下午4点到第二天凌晨4点之间不断接客。一旦抱怨,她就会遭到殴打甚至被罚挨饿。帕德玛说,她每晚可赚数千卢比,但她从未得到过一分钱。

在警察突袭妓院时,帕德玛获救。在此类情况中,大多数皮条客和人口贩子都会逃走。但另一名获救女孩蒂施塔(Dishita)透露,很多时候,在警察突袭前,妓院经营者就已接到风声,然后将她们转移到其他地方。

据报道,在印度,童妓行业因其暴利,十分猖獗。女童们约以50英镑(约合人民币514元)的价钱被卖给人口贩子,再以高出10倍的价格被卖给妓院。直等到女童为妓院的盈利超过了这一数字,她们才有可能要求离开。没有人考虑过她们的命运。(沈姝华)

核心提示:维娜事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印度社会无法接受女性反击,而妇女也不知道自己有拒绝和反抗的权利。

核心提示:维娜事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印度社会无法接受女性反击,而妇女也不知道自己有拒绝和反抗的权利。

女童们被关在笼子里,像工厂饲养鸡一样

绵阳旗袍订做

黑河旗袍制作

手工旗袍批发厂家

最新旗袍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