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悬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Waymo和Uber的案子还没结束AnthonyLevandowsk又惹上了新官司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29:57 阅读: 来源:悬窗厂家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按:你可能还记得关于天才少年Anthony Levandowski的种种故事,他的才华、官司,以及那让人难以置评的AI宗教。雷锋网获悉,近日他又惹上了新的麻烦。

即将到来的Waymo vs. Uber诉讼案的核心——工程师Anthony Levandowski——正面临着一个戏剧性新指控,关于他新的不法商业行为。这次指控者是他的前保姆。

这位前保姆Erika Wong,自称在2016年12月到2017年6月间照顾Levandowski的两个孩子。Erika Wong本月在加利福尼亚州提起诉讼,指控Levandowski打破了一大堆就业法规,包括未支付工资,劳工和健康法规违规,以及故意给她造成情绪困扰等。

然而,在这个长达81页的、不寻常的指控中,Wong也推测了大量关于Levandowski的个人行为和商业交易。她报告了各种各样的细节,包括听到的几十个名字,在Levandowski物业观察到的车牌号码,以及她声称Levandowski在卧室里保存的大量BDSM(性虐待)工具。

虽然这起诉讼存在一些明显的不准确之处,比如说Levandowski是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县的居民,这一说法显然是错的,但是这些错误的指控引发了对Levandowski的商业行为的新质疑。Wong在诉状中指称,Levandowski向Tesla工程师支付金钱以获取电动卡车计划最新进展,向国外销售微芯片,并利用盗取的商业机密创建新的创业公司。她的指控还描述了Levandowski对Wayber与Uber诉讼案的反应:Levandowski与当时的Uber首席执行官Travis Kalanick商讨策略,并商量逃到加拿大逃避诉讼。

Lemondowski 在任职Google期间与Uber的外部交易,是Waymo商业机密案的核心主题。Waymo表示,Levandowski在离开Google到Uber工作时,带着他的14000个与激光测距激光雷达和其他自动驾驶技术相关的技术文件。然而,Levandowski原本并不是Waymo对Uber的指控的一部分,也没有背负任何刑事指控。Levandowski一贯行使他的第五修正案的权利,不对指控做出回应。

Levandowski的发言人对Wong提出的诉讼给出了明确的声明:“1月5日,美国地区法院对Anthony Levandowski提起了无端的诉讼。诉讼中的指控是虚构的。Levandowski相信法院将会驳回这起诉讼。”Wong对此声明没有立即回应,人们对wong知之甚少。除了她在指控中表明,医疗背景使她的保姆收入高于平均水平; 她曾经修习法律课程; 而且她曾经为Sebastian Thrun制作了一部短片,而Sebastian Thrun曾领导了Google自动驾驶的早期发展。

在指控中,Wong描述了去年2月23日的一幕,也就是Waymo 对Uber 提起诉讼的那一天。Wong晚上上班的时候,她看到Levandowski在客厅里来回走,汗流浃背地跟律师Miles Ehrlich打电话。

据法庭记录,Wong回忆道,Levandowski当时在客厅大喊,“去他妈的!去他妈的!去他妈的!他们怎么能这样对我?迈尔斯,那条款呢,你说这个会有用的!我该如何处理光盘?合同是怎么说的?全都是我的,那些钱,那些交易,都是我的。该怎么办?这些都他妈的是我经营的!”

据Wong描述,Waymo在3月11日提出一项针对Uber的禁令的动议之后,Levandowski发短信给她,说他正带老板回家。Wong说,半小时后,Kalanick和Levandowski就到了,带着一个装有电路板和镜片的白色水桶,以及一些需要Levandowski签署的法律文件。她写到,Kalanick在Levandowski家里待了五个小时。

Wong还回忆,一周之后,Levandowski对继母Suzanna Musick说:“要确保Pat Green能够获得报酬”(Musick与Levandowski的公司有深厚的关系。创业公司510 Systems创建了谷歌的第一个自动驾驶车辆Prius,后来被谷歌收购,在那之后很久,Prius都登记在Musick名下。)

根据指控,在Levandowski和他的大学朋友兼商业伙伴Randy Miller之间的交谈中,Wong听到过同样的名字。4月6日,Levandowski与米勒讨论的时候,格林的名字再次出现,这次与特斯拉电动卡车项目的最新进展有关。Wong指控说,4月27日,她听到Levandowski和他的兄弟Mike谈论如何开车到加拿大艾伯塔省,以避免监禁。她回忆道,Levandowski告诉他的兄弟,“只要与Suzanna,爸爸一起,Hazlett(另一位亲属)继续与Pat Green合作。我需要特斯拉卡车的最新进展,非激光雷达技术和Nvidia芯片都至关重要。这两个都能让我们赚钱。”

诉讼提到,五月和六月期间,Levandowski经常打电话给他的姐姐,并问:“你有没有从Google或Pat Green处收到任何包裹?”

在领英上可以查到,特斯拉有一位名叫Patrick Green的资深制造设备工程师,他正致力于特斯拉新产品研发。但是Green和Tesla都没有对诉讼做出回应或者评价,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公开证据可以把这个人和Levandowski联系起来。特斯拉长期以来致力于电动自动驾驶卡车的开发,该卡车在11月份最终以“Semi“的名字发布。Levandowski作为奥托货运(Otto Trucking)的大股东,在自动驾驶卡车运输方面也进行了投资。奥托货运是一家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最初在Waymo诉讼案中是联合被告。奥托货运在旧金山Uber总部拥有自动驾驶车辆。

根据Wong的指控,在同一次会议上,Levandowski还要求他的兄弟Mike继续“回报Haslim和其他人”。这可能是指Levandowski雇佣的激光雷达工程师James Haslim,Haslim在其创业公司Tyto Lidar工作。Tyto被Otto收购,接着又被Uber收购,Haslim仍然在那里工作。Uber拒绝对这一指控发表评论,也没有让Haslim接受采访。

这个指控清楚地表明,Wong还认为Levandowski正在向国外客户销售商业秘密,关于激光雷达技术和处理器。她回忆说,6月3日的一次谈话中,Levandowski告诉她说:“我不打算入狱,钱在芯片生意里。”根据法庭记录,几个星期后的另一个电话,她听到他说:“我富得流油。笨蛋!去他妈的特拉维斯!去他妈的Uber!这些交易,世界各地的微芯片销售,全世界都在我掌握之中。”

该文件还详细说明,Wong坚信,Levandowski牵头成立了几个在公开层面上与其毫无关联的创业公司。例如,指控描述道,Wong无意中听到Levandowski和他的商业伙伴聊到关于前Google工程师Bryan Salesky的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Argo.AI。并且,她在指控中暗示,Levandowski可能在职Uber期间,参与了创建该公司。然而,谷歌创始人Larry Page)在法庭为Waymo案作证时说,Levandowski和Salesky在谷歌的紧张关系“人尽皆知”。Argo.AI告诉WIRED,Levandowski没有以任何方式参与公司的组建。拥有Argo.AI大部分股份的福特说,这家创业公司在指控中提到的谈话发生时,甚至还没有“Argo”这个名字。

Wong还在指控中暗示,Levandowski帮助创建了JingChi Corporation,这是一家由激光雷达公司Velodyne的前高管Qing Lu 在2017年3月创立的初创公司。指控引用了Levandowski和Velodyne总裁Michael Jellen之间的几次会议。在与Qing Lu和Velodyne接触后,他们都否认了王的结论。WIRED公司没有发现公开证据可以将Levandowski与Argo.AI或JingChi联系到一起。

王女士要求超过600万美元的赔偿金。法院已经向Levandowski发出传票,初步的案件管理会议预定在四月初召开。如果Levandowski想在下个月就结束与Waymo的官司,现在他可能不得不忍受更长的时间了。

雷锋网编译 via Wired

相关文章:

专访:Uber和谷歌为他闹上法庭,他却跑去创立了AI宗教

Uber正式解雇其自动驾驶部门负责人Anthony Levandowski

TPE价格

车架总成价格

风扇离合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