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悬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为落伍了吗评别了任正非的讲话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5:50:21 阅读: 来源:悬窗厂家

华为落伍了吗?评《别了,任正非的讲话》

最近热传的一篇任正非的年终讲话,以及记者老冀的《别了,任正非的讲话》。老冀中间的观点对华为公司的战略和管理提出了质疑。其实老冀的观点非常具有代表性,也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传统电子设备制造企业,能否基业长青的问题。我梳理了一下,争议聚焦在两个话题,一是华为是否要改变聚焦战略,力出一孔,专注电信设备制造;二是华为的企业管理是否过时了?谈谈我的观点:一、无可厚非的华为聚焦战略任正非的战略思路是清晰的,华为的战略定位就是电信设备制造商,是为互联网传递数据流量的管道做铁皮,也就是聚焦战略。任正非一再强调,“我们是一个能力有限的公司,只能在有限的宽度赶超美国公司。但我们只可能在针尖大的领域里领先美国公司,如果扩展到火柴头或小木棒这么大,就绝不可能实现这种超越。要防止盲目创新,四面八方都喊响创新,就是我们的葬歌。”俗话说“船小好调头”,以华为公司这样世界级的设备制造商,任正非持续的聚焦战略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没看清楚之前,这么大公司是很难改变方向的。在聚焦战略的同时,华为也一直在创新,如”2012实验室“,就是培养自家的蓝军;华为这些年在企业用户和终端用户方面,也没有停止。如华为的手机终端,业绩还不错,三星和小米手机已经把华为作为主要的竞争对手。二、华为的管理思想是否过时?从管理学来讲,任总的管理方法绝对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不过华为始终带有的神秘色彩,使得这些解读还需要时日。管理学的发展有一个著名的“丛林理论”,也就是说,管理学科不像其他学科如经济学,已经形成了独立的学科体系,而是各成一方,依然是理论的丛林。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管理学科的发展难道要继续进入“理论的丛林”吗?在电影学院给学生讲《传媒人力资源》,提到绩效管理中的KPI,我就引用了一篇文章的观点,“KPI管理是毒药”。原因有二,一是在PC互联网时代,很多企业的KPI管理和执行是失败的,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企业更是不屑于采用传统大企业的KPI管理,这个概念就有些过时了。其实在我引出“毒药论”之后,我就突然意识到,我的讲课对象他们还没有了解KPI 是什么,我就开始先否定这些经典管理方法。这就有点像管理学科在中国的现状,我们还没有完全消化吸收西方的现代管理思想,这些思想就有些不合适宜了,我们又开始讲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的管理了。研究人力资源的人大教授@吴教授HR,最近在微博上也表明观点,”所谓的互联网精神或互联网思维,肯定有,但它到底是什么?恐怕没有多少人说清楚,现有的观点大多是圈里人碎片式的摸象式的描述。对一个新产业形态的深刻把握,需要时间,需要实践,还需要智慧。到今天,人们真正把握了传统经济的精神或思维吗?“任正非也提出,“网络可能会把一切约束精神给松散掉,若没有约束精神,我们还会不会是一个主洪流滚滚向前进?”对于一家互联网企业,如手机的颠覆者小米,没有KPI,没有层级制的管理架构,但依然做到员工5000人,市值100亿美元以上,如果没有现代管理,如何能够支撑下去?可以肯定的是,小米公司的组织架构和绩效管理是有一定程度的创新,但公司的财务管理、供应链管理、物流管理思想是跑不出现代管理思想应用范畴的。另外一家带有互联网基因的企业,制作电影动漫的公司追光动画,创立者是土豆创始人王微。王微就应用互联网思维对传统动画企业进行了改造,如技术平台的搭建、产品的迭代、工作时间的规范。其实这些管理思想,更多体现的是现代管理的核心思想,如产品管理、目标管理、项目管理、创新管理等等。从上述案例来看,华为的现代管理思想并没有完全过时。三、现代管理思想的新发展同时,移动互联网时代,管理思想还有新发展。我们需要思考,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关键词,如“免费经济”、“屌丝经济”、“三低人群”,这些对现代管理会产生哪些影响?如在组织架构方面,社会化媒体解决了“信息不对称”,以及公司内部沟通方式的变化,这些都会对传统组织产生深远的影响;在营销理论方面,“屌丝经济”、“三低人群”,也对现代营销理论和实践产生重大冲击,如传统的4P理论已经过时,但与移动互联网相对应的“4I理论”已经与时俱进的产生;在资本运作方面,互联网金融对公司资本运作层面的影响的大幕刚刚开启;在宏观经济方面,《彭博商业周刊》一篇文章,提出了免费经济的影响,如免费使用在线商品和服务是否构成经济交易?经济学家在计算GDP时,怎样才能收集到这些交易数据?而且这些数据是否可以纳入其中?其实任正非在他的讲话中的第二和第三部分,已经明确突出了组织变革的方向。第二部分提出了“未来组织的结构一定要适应信息社会的发展,组织的目的是实现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第三部分提出了扁平化管理的目标,“公司管控目标要逐步从中央集权式,转向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呼唤炮火,让前方组织有责、有权;后方组织赋能及监管。这种组织模式,必须建立在一个有效的管理平 台上,包括流程、数据、信息、权力。”华为的任正非是我很敬仰的企业家。我的很多同学在华为。在深圳,也听到了任总的许多故事,比如做经济舱飞机和摆渡车、比如华为的轮值CEO、比如华为的基本法和土狼政策。不管评价如何,任正非成就了这家世界第一通讯制造商的大公司,成就了10几万华为人的成家和立业梦想,也成就了深圳特区的高科技之城。移动互联时代,我们期待华为能够继续辉煌,不走大公司盛极而衰的老路,期待华为基业长青。本文作者张锐,北京电影学院教师,关注大传媒和视听行业变革,公众微信号“视听变革”。转载时请勿删除上述作者简介和公众微信号

孝义旗袍店

手工旗袍订做价格

品牌旗袍定做

相关阅读